個人中心 我的學堂 我的旅行 退出賬號

建筑與城市,融入自然的文明記憶

2019.11.22 | , ,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作者:ParallelStudy平行建筑學
原文鏈接


卡拉卡拉浴場遺跡,羅馬     ? 拍攝 . 王劍峰

嘉賓介紹


王劍峰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創建合伙人 |  本土酒莊工作室創建合伙人  |  旅意建筑師 | 威尼斯建筑大學(IUAV)建筑學碩士,主要研究城市建筑學及阿爾多·羅西相關理論. 在意大利期間曾工作于米蘭 Ferlenga  Architetti  Associati 建筑事務所和Biennale威尼斯雙年展


THE MEMORY OF ANCIENT CIVILIZATION MERGES INTO NATURE

融入自然的文明記憶

巴尼亞盧卡市多拉克區橋梁設計及城市區域更新

地點:波黑

時間:2019年

主持設計主講: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BANJA LUKA市及項目位置,波黑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BANJA LUKA市的DOLAC社區航拍,波黑     ? 圖片來源于項目組委會

場地區域CAD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大家好,今天的講座時間可能會有點長,我主要是想借波黑這個項目來探討一些關乎思維和觀念的問題。

波黑的巴尼亞盧卡項目,是在城市最重要的核心區域設計一座橋的同時,更為重要的是通過對橋底空間的利用和對其周邊城市空間的區域更新,來闡釋設計項目與旁邊古羅馬城堡之間的融合關系,以及區域更新與城市未來發展之間的相互關系。

對待這個設計我們的一個重要態度是:

雖然要設計一座橋,但并不把橋梁空間本身作為照顧的重點,而更多的是將它作為城市區域整體中的一個正常的局部。只有區域整體有效地對城市發揮著促進作用時,這個作為整體中的局部才有了它真正的價值。而有時候,它的價值恰恰就在于可以犧牲自我的形式表現和展示欲望,以一種平淡、低調、不起眼的姿態服務著整體。而事實上,它最終卻成為了城市整體中至關重要的環節。這是這座橋與城市的內在關系。

這樣的思路,我把它稱作 “潛藏城市”。 

“潛藏城市”, 其實是我幾年前寫的一篇論文,它的概念提出是源于對歐洲和中國當代都市空間的長期觀察與分析。它是我們事務所思考設計的重要理論指導和思想方法。在這篇論文中,也恰恰論述到“橋”這種有趣的城市空間。而巴尼亞盧卡項目,其實是“潛藏城市”的一種實踐。那么,什么是“潛藏城市”呢?它的部分內容主要是這樣的:

當從現實生活的角度看待那些散布在當代都市生活里的歷史空間殘片和城市基礎設施時,會發現它們天生靈活的身體,分別就像羅西的“經久性理論”中所描述的帕多瓦的Palazzo della Ragione和塚本由晴的“濫建筑”中所記錄的東京公路百貨公司那樣,獨具一種轉化與演變的潛力。

這股力量賦予了它們獨特的城市動態元素的意義,也很有可能使它們成為解決某個城市問題的要素,這一點,在意大利Lucca城城墻轉變過程中已有所體現。

Palazzo della Ragione,帕多瓦     ? 拍攝 . 王劍峰

Lucca城城墻,意大利     ? 拍攝 . 王劍峰

在極速的城市化過程中,這兩種以點狀方式微觀幸存的,分別意味著城市記憶基點與城市運行基點的歷史空間殘留與城市基礎設施,讓長年經歷著“快速生活”的人們,本能地想去做這樣一種也許可控的嘗試:

從那些東西方不同歷史所交錯呈現的事實與理論中,類推某些城市基礎設施與歷史空間片斷轉化演變的經久性,并將這兩類經久性元素相互聯結起來…最終,以這些“城市記憶基點”與“城市運行基點”為要素,重構一個在瘋狂都市中潛藏生長的平靜城市。

敦煌莫高窟的壁畫很好地闡釋了“潛藏城市”的現象。一層畫下還藏著另一層,而一個城市中也藏著另一個城市,時間和生活的變化會讓它漸漸顯露…不同時代層層相疊,傳承,漸漸產生了…


于闐皇后供養像  98窟  五代     ? 圖片來源于網絡

潛藏城市的研究,是試圖用微觀的方式,討論一個經久的慢性城市系統與即逝的快速城市系統并存生長的可能性。在這兩個對立的狀態相互碰撞時,城市的過去與未來之間的種種復雜關系便混淆的呈現在我們眼前。我們不可能一一搞清這些繁雜的關系,但我們卻可以從不同的歷史所交錯呈現的理論與事實中發現:

從屬于不同時空的過去與未來,也總能產生某種微妙驚人的“共通”

這讓我想起了兩句話:

“未知生,焉知死”——《論語》 孔子

“往昔現在仍然被部分地體驗著” ——《城市建筑學》 羅西

《城市建筑學》,哈德良陵墓平面 / 狄德勒斯之星迷宮  ? 圖片來源于網絡 

如同螺旋形迷宮對于羅西的意義: 用脫離歷史時間的辦法,擺脫現代主義的束縛。

這個方法衍生出一個設想: 

從現實的人類學和城市發展的角度來看,或許可以辯證地擱置“歷史建筑”/“當代建筑”的概念之分,因為兩者都是都市今天與未來發展的的關鍵元素,它們在作用上是平等并且平行的。

事實上,塚本由晴在《東京制造》中所提出的“不分貴賤一視同仁”的說法,與這個設想非常相似:

“…首先討論建筑要素與要素之間的關聯性,摒除先前已賦予的評價與類型來研究觀察對象。放棄貴族的/大眾的,美/丑,善/惡,或建筑/土木等區別,全部一視同仁。這樣的觀察方式才是我們覺得各式各樣構造體形成巨大集合的東京都市空間一直反映的現象。

而與《東京制造》不同的是,潛藏城市研究中,摒除先前以時間觀念賦予的類型來討論研究對象,暫時放棄歷史的/當代的。

? 圖片來源于《東京制造》

如果要在城市中找一種具體的類型來進一步說明“潛藏城市”的概念或者空間轉化與演變的潛力。那么,橋這種空間就是其中一個典型的現象。

清明上河圖中的虹橋和威尼斯Rialto橋,如果不考慮材料構造的差異,那么這兩座橋在實質作用上是一樣的。在水城中,它們不僅是跨越河面,銜接延續兩邊道路的重要的城市結構體,也是城市中具有紀念價值的經久性場所

原本木造的Rialto橋自15世紀被踩塌之后,安東尼.達蓬特的“橋屋”方案重新賦予了它城市商業街的功能,在這之后,Rialto橋自身能夠適應城市持續發展的這一特性與城市以它為節點的發展意圖,使其最終轉變成了威尼斯的商業中心。

張擇端繪制的清明上河圖中所呈現的虹橋在地位上與Rialto一樣,是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間。不過,從它沒有臺階的光滑的橋面、適宜的尺度和橋上人們聚集的活動方式,可以推斷,它所呈現的狀態更像是一個曲面形的廣場,而非商業街(shopping street)這恰恰符合了無廣場形制的中國古代城市用街道或其它城市空間來代替廣場的特點與需求宋代之后,在清代畫家繪制的清明上河圖中,虹橋由木制轉變為石制,橋上蓋起了房屋,更趨于可視性和紀念性。它的整體形制與Rialto橋非常相似,并且也變成了一條商業街

與張擇端寫實地記錄宋代汴梁的城市生活不同,清代的畫家就像當代的中國藝術家那樣,用屬于他們自己時代的生活語言臆想了一張新的清明上河圖,但這一做法卻意外地揭示了虹橋合理的演變過程。盡管只存活在宋代的虹橋使這個過程無法真實地延續,但我們卻能從與它極為相似的Rialto橋的真實的轉變結果中來證實: 

在宋代到清代城市延續發展的前提下,虹橋發生以上轉化結果(如清代畫家所繪)的合理性。

對以上兩座橋的分析說明,不論是真實的轉化過程還是推想的發展模式,它們持續成為城市最活躍的場所的關鍵原因是:

這兩座水城必須依靠這兩座橋的自身功能的轉化,才能夠在某一方面前向發展。這也揭示出城市發展與經久性建筑之間的緊密關系。在這個雙方關系中,當經久建筑本身就因具備靈活的轉化潛能而能夠適應城市的變化時,那么作為關系的另一方,城市發展中的缺失與需求,就自然成為了主要研究的對象。

Rialto橋,威尼斯,2012a.d.      ? 圖片來源于網絡

虹橋,汴梁,1120b.c.     ? 圖片來源于網絡

虹橋,汴梁,1736b.c.     ? 圖片來源于網絡

因此,潛藏城市的思維,在實踐運用中,主要是將局部放在整體中考慮的同時,挖掘城市空間局部和城市整體之間的潛在關系或者內在關系,以及在這種關系中,隨著整體的變化,空間局部也發生轉化演變的潛力。

繞了一圈,回到在巴尼亞盧卡項目上,根據以上方式開展設計,必然要從挖掘城市整體潛力開始。

如果我們重新研究巴尼亞盧卡的歷史和城市發展史,就會發現自從南斯拉夫解體分離出來后,巴尼亞盧卡的整個社會目前主要以金融業為城市支撐,而相對于周邊其他國家來說,它的人文資源和旅游資源并不是特別突出。但是它同樣經歷了大城市的高速發展,當下面臨“城市化問題”,但同時又已經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城市肌理。在這種情況下,面對城市未來發展問題,最好的方式是充分挖掘它獨特的地域資源,創造只有在這座城市空間中才能夠有效生長的特質

通過系統的研究,我們發現,穿越城市的Vrbas河及其沿岸線性的天然樹林與自然區域及其融入自然的城堡遺跡,其實才是巴尼亞盧卡最重要的城市資源與發展優勢

從整體考慮,“用自然來發展城市,以文明來建構體系",最終形成一個生長在自然中的綠色人文城市。這是設計秉持的重要概念。

以Vrbas河沿岸的線性自然區域為核心和出發點,自然系統向兩岸城市空間逐漸發散和滲透,而橋和城堡所形成的區域,則會是自然體系的中心(新的城市中心)。 

這張圖中黑色的線條就是沿著Vrbas河穿越整個城市的天然樹林與自然區域,紅色的部分是我們需要去設計的區域。

SITE ANALYSIS  場地分析

ESOURCES AND ADVANTAGES  資源和優勢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我們發現在Vrbas河上包括我們設計的“新橋”在內,主要有五座橋梁來連接城市南北兩部分。由于這五座橋承擔著連接城市南北地塊的重要作用,因此,它們恰恰分別銜接著整個城市的幾條主要交通道路。這五座橋由東到西排開分布,它們的方位幾乎可以貫穿覆蓋城市的各個方向。因此,我們設想以線性的Vrbas河及其沿岸線性的天然樹林與自然區域為綠色軸線,以五座橋(包括我們新設計的橋)為五個重要源點和自然中心,自然綠色體系由此向南北方向發散、延伸。這個自然體系滲透進城市各個公共空間,比如廣場、社區空地、停車場等可以更新改造的區域。在整合城市綠地空間的同時,最終形成一個完全和城市融為一體、水乳交融的自然體系。

DIVERGES AND PENETRATES  發散和滲透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而項目所在的區域緊挨著 Kastel 古羅馬城堡,這個最重要的城市歷史遺跡和城市中心。因此,我們所設計的區域應該是自然中心中的核心,也是城市未來的活動中心。

CENTER OF NATURAL SYSTEM  自然中心系統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在這樣一個大的概念下,我們對設計的區域本身做了客觀的拆解分析,把復雜的情況拆解為單一的多種類型,做逐個系統的分析,是我們常用的方式。

在這里我們把區域分解為建筑體、道路體系、停車場、水系、自然區域、公共空間、私密院落、基礎設施……,而在建筑體又會被細分為純商業、居住、商住混合、宗教、公墓、公共市場、市政、文化、教育等類型。

手繪分析圖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手繪分析圖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手繪分析圖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除了物質類型的客觀分析,我們還需要重點考慮最為關鍵的對象,也就是不同的人群、社區居民以及宗教派別

他們是以何種方式和多大的密度分布在這片設計區域周邊?

他們的需求是什么?

對于這片區域來說,這些不同的人群會從哪個方向過來?

當他們進入這片區域之后,會發生什么樣的活動和行為方式?

在這之后,我們如何通過設計,使人們產生動態的線性的活動方式,而不是拘泥于某個區域。而在解決了以上一切問題后,最終設計會呈現出某種明確的形式,但這種形式如何尊重城堡遺跡,并且可以融入到自然環境當中?

我想,下面兩張照片會幫我們找到一些線索,提供有利的思路:

第一張照片是我在羅馬拍攝的,就是距今約兩千年前的古羅馬圖拉真廣場的廢墟遺跡。

它讓我直接感受了一個關鍵詞:層次

圖拉真廣場,羅馬,112a.d.     ? 拍攝 . 王劍峰

第二張照片是古羅馬輸水道的圖片,它是線性的,所以它的占地面積其實不大,但是它卻可以橫跨河流山谷,而拱形的結構特征使它本身具有強烈的穿透性或者通透性,盡管它本身的材料是運用巨大密實的石塊,但并不影響它融入山野自然的特征。

所以它帶給我的一個關鍵詞就是:自然滲透


古羅馬輸水道,羅馬,4th century b.c.      ? 圖片來源于網絡

但,不論是圖拉真廣場的廢墟還是輸水道,它們和Kastel城堡一樣,都是古羅馬文明的遺跡和記憶片段,因此,我并不想談論形式,但是我們需要討論模式。而這個模式的原型就來自于:

Kastel城堡本身古羅馬廢墟古羅馬輸水道

古羅馬城堡遺跡、用于銜接城堡和橋梁的“古羅馬輸水道”、作為城堡空間延續的橋和穿梭在沿河的天然樹林里的自然MIX Mall、主要作為城堡功能補充的開放橋底空間、城堡和橋之間作為自然活動中心的“石堆遺跡”、用于上下交通聯系的“中世紀塔樓”……這些融入自然的文明記憶片斷恰當地重構了城市和諧的自然中心體系,而橋,則是這個體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隨著時間推移,這個文明記憶的場景在自然中不斷生長轉化演變,就像橋和城堡會一直共同變化、相互關注那樣。

因此,絕不能孤立地看待橋梁本身的設計。當從整體系統中來觀察時,會發現它是整個體系中非常恰當而有效的一部分。


下面是方案的產生的過程:

Kastel城堡、新設計的橋梁區域、Varbas河、沿岸區域及其它們共同圍合成的三角形區域,共同構成了新的城市中心,也就是自然中心。

NEW CITY FRONTS  新城市中心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考慮到活動路線的必須和城堡與橋梁的結合關系,我們需要一個交通體來銜接Kastel城堡和新的橋梁

NEXUS  關系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整體的活動空間模式實際上會形成一個開放的線性的MALL,它的基本空間特征是“A+B”模式。

這個模式來源于Kastel城堡的空間特征。“A”就是節點廣場,“B”就是線性的街道式的公共空間。

RELATION  聯系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在確定的這種空間模式后,我們開始進行片斷的第一次演化和文明記憶的延展。也就是形成了:

Kastel城堡片斷 + 古羅馬輸水道片斷

REAGMENT  第一次片斷演化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同時新設計的橋梁以探頭的方式,和Kastel城堡的堡壘形成了對話交流。

DIALOGUE  對話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在沿河岸的城市景觀上,通過文明片斷本身的形式特征和材料的相似性,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統一且富有變化的空間界面。

BOUNDS  界線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在城堡外圍的綠色區域,我們開始進行片斷的第二次演化和文明記憶的進一步衍伸。也就是形成了:

Kastel城堡片斷 + 古羅馬輸水道片斷 + 古羅馬廢墟

REAGMENT   第二次片斷演化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草圖 . 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自然綠地被切割為不同標高的活動場地,這或許是一種在不做任何實體構筑物的情況下,卻可以為人們提供不同活動的方式,更重要的是這種方式是以不破壞自然為前提的

ACTIVITY PLATFORM  活動平臺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在這里需要強調的是,空間和水的關系:由于河流水位在一天當中的高低變化,會使得露出地面的空間產生相應的變化

下面一張圖,是斯卡帕在威尼斯海邊設計的一座雕塑,隨著海水水位的變化,這座雕塑在一天當中呈現出不同的狀態。

而地塊的進退錯落改變了原有河道的筆直方式,使河道變得曲折復雜,這其實是形成了多層過濾體系,可以解決河道大量的淤積物的問題。

FUNCTION ANALYSIS  功能分析

草圖 . 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威尼斯海岸雕塑, 卡洛 . 斯卡帕     ? 圖片來源于網絡

橋底空間的設計主要考慮了空間兩邊的開放性和穿越性,也就是社區居民以及游客如何便捷高效的使用這里,并且通過這里到達自然中心廣場。

當代的城市中,很多橋的存在主要是首要解決交通問題,之后它所產生的橋底空間要么成為閑置空間,要么在之后強加給它一個功能。也就是說,這樣的橋的設計邏輯是先考慮橋面和外觀形式,再考慮橋底空間。

但我們在面對巴尼亞盧卡這座橋時,根據我之前的解釋,它的橋底空間和橋面空間及其周邊環境必須要同步考慮、同時生成,這個思路與通常城市中的橋的產生邏輯恰恰相反:

橋底空間在這里變得極為重要,也就是說,它是這座橋產生的一個根基。因此,橋底空間本來就應該是非常重要的城市公共活動空間,而不是說把橋底空間改造成一個城市公共空間,因為顯然這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

我們在這里的橋底空間一方面是開放的聚會場所,同時也是Kastel城堡歷史人文功能的延展和補充,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可以把橋底空間看作對古城堡空間的一種擴建

THE INFILTRATE TRAFFIC  交通滲透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所以,在這里的方案展示,應該從橋底空間開始:

SPACE UNDER THE BRIDGE  橋下空間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這張圖是用于銜接空中橋梁和地面空間的城市基礎設施,也就是電梯。下面一張圖是意大利San Gimignano城,這個小鎮在意大利被稱為“塔城”,在中世紀的時候,這座城市里的塔的數量多得驚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是歷史遺留下來的一部分,其實我們的電梯所營造的城市景觀是希望人們能夠聯想到中世紀的塔,這也是一個文明記憶的片斷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San Gimignano城,意大利     ? 拍攝 . 王劍峰

場地中還有一個重要的空間就是公墓。

理解死亡這件事情上,歐洲人和我們中國有著非常不同的哲學觀,這種哲學觀點反映在公墓中。

下面這張照片是我在瑞士的Montecarasso小鎮拍攝的,他們把公墓當成是一個供居民活動、休閑、觀賞的重要城市公共空間,并且公墓往往被設立在城市中心區域這是歐洲人的文化。

因此,我非常希望把公墓空間與橋下公共空間結合起來,使它成為文化與居民活動的一部分。

通向公墓的景觀臺階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公墓區域和橋下空間關系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Montecarasso公墓,瑞士     ? 拍攝 . 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關于伸出橋面的景觀廣場,從結構上來說是一塊出挑的板,我們想用一種簡潔但藝術的方式去解決它的支撐問題,因為它更應具備一種景觀作用因此,聯想到了鳥的翅膀,它具有很強烈的舒展性和韻律感,但有相當的一部分的影響來自于下面這張照片,這就是:

阿爾瓦 . 阿爾托設計的珊娜特賽羅鎮市政廳屋頂的結構做法

草圖,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珊娜特賽羅鎮市政廳屋頂,阿爾瓦 . 阿爾托     ? 圖片來源于《ALVAR AALTO》

以上就是這個項目的基本情況。

實際上,這個項目對于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兩個過程,一個是整個的設計過程,另一個是在設計生成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設計中的每一個空間和我所說的文明記憶片斷所逐漸產生的轉化和演變的過程。其實我們對于后者非常關注,因為它決定了一個建筑師是否能夠真正的創造經久性的空間。

下面是總圖和一些橋上空間圖,我覺得這些圖再一次清晰的表達了演講開頭所強調的觀點:

雖然要設計一座橋,但并不把橋梁空間本身作為照顧的重點,而更多的是將它作為城市區域整體中的一個正常的局部。只有區域整體有效地對城市發揮著促進作用時,這個作為整體中的局部才有了它真正的價值。而有時候,它的價值恰恰就在于可以犧牲自我的形式表現和展示欲望,以一種平淡、低調、不起眼的姿態服務著整體。

我們就這樣把主角,變成了配角。所以,我認為不能從形式表現的角度去看待這個設計。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一部叫做《神秘巨星》的印度電影。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最后我想用另外一個案例來結束演講,這個案例就是彼得.埃森曼團隊在2016年威尼斯雙年展上,對于羅馬城的城市更新的研究下面幾張圖是這個設計的其中一部分。

至少這對于我們來說,它帶給我們這樣一種場景:

在當代的城市發展中,古羅馬文明記憶的片斷竟一步步演變為一個可以生長變化的城市綜合體。這讓我們看到:

“過去的潛力”

我想起阿爾多.羅西說過一句話:

“整個古羅馬廣場就是一座現代城市。”

如果用一句更為通俗的話來解釋,那就是:

今天所缺失的,往往是過去曾擁有的

以上就是關于今天的演講,謝謝大家。

2016年威尼斯雙年展作品,彼得 . 埃森曼團隊     ? 拍攝 . 王劍峰

2016年威尼斯雙年展作品,彼得 . 埃森曼團隊     ? 拍攝 . 王劍峰

? PL-T 平時建筑事務所

PROJECT DESIGN  項目設計團隊

-主持設計:王劍峰

-主創團隊:湯明慧蘇銳潘躍那張城蘭


END -

1條評論
易衡
易衡 2019-11-26 20:22:54 回復 0

too much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作者:ParallelStudy平行建筑學
原文鏈接

media@archcollege.com
建筑學院來稿須知 關閉
感謝您的關注與支持!我們非常歡迎各類投稿。
幾點簡單的來稿須知,望您耐心讀完。
來稿要求如下:

● 作品類稿件

1、高清項目實景照片/效果圖/模型照片/手繪草圖
2、高清技術圖紙,如:分析圖/主要平立剖/總平面/關鍵節點詳圖
(圖片要求:無水印,格式為JPG,圖片分辨率72,寬度大于1200像素)
3、詳實的設計說明800字左右(word格式)
4、真實準確的基本項目信息
5、如有項目視頻,請提供高清項目視頻
6、貴司的LOGO、官網相關信息。(用于注明文章出處及作者)

● 其他稿件

1、配圖清晰且無水印圖片
2、內容有趣有料,文字流暢通順。
3、作者姓名,若有公號請提供公號名稱及LOGO
我們的編輯將在收到稿件后的3個工作日內審稿并與您取得聯系,如果沒有刊載也會在3個工作日內您答復。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其他疑問請加QQ:359440856 或微信: jzxy-gtn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

建筑學院APP

為建筑師而打造的精品應用

點擊下載
close
社交賬號登錄
close
close
close
歡迎加入【建筑學院】
快去完善你的個人信息吧!
完善資料
等下完善
close
三分pk拾计划网站